Pasta🐳_

风格水平不定,时常抽风,非常辣鸡。能得到你们的喜欢真的是三生有幸(*>◡❛)

【喻黄】论腿毛是否有被斩草除根的必要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还有私设呢。
*太久不更文掉粉了(:3_ヽ)_紧急挽救一下

一.
   一日,黄少天从卧室里走出来,想要去客厅喝一杯水。经过阳台的时候听到喻文州在打电话,说:

   “我不喜欢身上的毛太多的。”

   黄少天一愣,像是被摁了暂停键一样立在原地,脑袋里进化得极为发达的语言细胞开始对这句话做出细致分析,在运行了0.2秒钟之后它们得出两条结论。

   一,“身上”这个词暗示喻文州不嫌弃他日渐变秃的头;二,“身上”这个词表明喻文州虽然不嫌弃他头秃但有可能嫌弃他一点也不秃的腿。

   黄少天把左腿抬起来,屋外清凉的晚风通过阳台窗户长驱直入,拂过喻文州利落的短发,把黄少天的腿毛撩起了一个诱人的弧度。

   恍恍惚惚间黄少天看到了一个玉体横陈的大汉,搔首弄姿地对他唱:“Hello,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看!我怕怕!我没眼看!!!

   难怪追到现在喻队都没有表态!黄少天心里的小人一抹暗恋的辛酸泪,吧唧一拍手,恍然大悟!

   原来是我那些不懂事长错地方的毛发!堵塞了我情感之门的锁眼!!!

   黄少天想,是时候和这些黑暗势力决裂了。

   事不宜迟,我们亲爱的黄少天同学当机立断地跑进了卫生间拿起了剃须刀。可谓是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某科剃须刀自此被迫承担了它不该承受的刀生之重——帮黄少天打通通向幸福的道路。

   效果奇佳,立竿见影,原本嚣张得动不动就群魔乱舞的腿毛们面对利刃顿时安静如鸡,毫无抵抗力地被刮了个干净。

   脱完毛的黄少天手握剃须刀,45°è§’仰望天花板:太爽了,这推草机割草一般的感觉。

   虽然黄少天在性向上不是直男,但是在思想上却直男得非常彻底。他只是觉得刮毛像割草,没有意识到,草这个东西吧,野火烧不尽,刀也刮不净啊……

   于是黄少天一直没有发现他的腿毛们集资买了复活币。

  毕竟他始终如一地、发自内心地觉得刮毛这事一劳永逸,完全不care那些长毛的坑依旧存在这样的事实。

   于是又一天,叶修在不小心蹭过黄少天的腿后产生了一个惊悚的猜测。

   “这个触感……少天?黄少天?你腿上长胡子吗???”

   黄少天:?????你再说一遍?

   他再一次抬起了他的左腿。然后,他也被惊悚了。

   “我靠……那好像是我的腿毛。”

   所以说,平时啊,不管是什么事都别随便让叶修知道。因为如果你告诉了叶修,很有可能在两小时后你就会发现你的故事被添枝加叶改成了一个都市传说。

   什么样的都市传说呢?来,这边有个热乎乎的例子:正所谓毛如其人,钢铁男人黄少天,连腿毛都如同罗马万神庙一般刚强不屈。

   听闻此都市传说的女人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很懂的笑容。

二.

   黄少天想要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但哲学与事实联手教育他,英雄的确不造就历史,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在舆论的逼迫下,黄少天内牛满面地选择了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某婷脱毛膏。

   卫生间里,黄少天一手脱毛膏一手刮刀,45°è§’仰望天花板,生无可恋。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钢铁男人也会使用这种粉嫩嫩的东西。

   好在效果同样肉眼可见,而且这种脱毛膏不仅完成了它的本职任务,还给他的腿加了十层滤镜!现在黄少天的腿白皙滑嫩,哪怕是杨玉环貂蝉西施王昭君的腿也没有办法与之相比!

   是的!你没有看错!使用过某婷脱毛膏的黄少天的腿!!!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能描述其万分之一美的倾国倾城!!!!!

   就!是!这!么!自!信!

   但问题也很明显,首先,毛长得依旧很快,对于一个懒癌晚期的人来说,每天花五分钟 站 着等脱毛实在是对 躺 着的时间的浪费。

   而且人家黄少天的腿真的非常长哟,有点耗脱毛膏呢。隔三差五买脱毛膏,快递小哥会以为他非法养殖毛猴的。

  五好公民黄少天觉得他不能给伟大的人民警察添这种非常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在多年来秉持“活马当成死马医”宗旨的度娘的推荐下选择了某婷蜜蜡。

   黄少天老老实实小心翼翼地遵循说明书,先用热毛巾把腿毛敷软,再把蜜蜡拆开拍上去,等待一会后!干脆果决地一撕!!!

   [神眷]黄少天撕开一个神秘蜜蜡,召唤出了两个稀有ssr式神牛头马面!!!

   黄少天眼前一黑,有一瞬间甚至看到了走马灯。以前他一直不相信女性对于疼痛的容忍度比男性高,现在他信了。

   毕竟视频里的女孩子依旧面不改色地撕着蜜蜡,而他已经双眼含泪地抱着他受到重创的腿来回翻滚了。

   没办法,贼船已经上了,还开出了几十海里了,回不去了——撕得过分完美,腿上的长方形和蜜蜡形状完全吻合。

   黄少天作为一个有着很多粉丝,每天活得像星星一样被无数人追着观测的男孩子,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腿上有一块长方形的突兀痕迹呢!

   那些女孩子一看就会知道这块皮肤发生了什么的!不!他不允许!!!

   长痛不如短痛,一次性拔完就能避免再次成为都市传说的主角了。黄少天想着,面色凝重得像即将就义的烈士,又往腿上拍了一张蜜蜡。

   但历史告诉他,历史的长河滚滚,不到地球毁灭的那天是不会改道的,所以更不会因为你拔了一晚上的毛就会改变的。

   这一次的都市传说有俩人:喻文州真的好厉害呀,今天黄少天出门的时候一脸生无可恋,而且两腿还直打颤呢!

   听闻此事的喻文州:……

三.

   “少天,最近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吗?”

   “没有。”黄少天闷闷的。他最近不仅不想说话还不想吃饭,咖喱在嘴里吧唧吧唧含了好久了,就是没有咽下去的想法。

   他有点想问之前那句话是不是针对他的,但又不好意思。他怎么问?“喻队,你是不是不喜欢hairy的生物”???

   怕不是有猫饼吧。

   要知道,黄少天的脸皮子在某些时候是非常脆弱的。

   “今天下午会有两只英短送到家里,我下午要出去一趟,你帮我签收一下吧。”

   嗯???

   “什么?买了什么?猫啊?活的?”

   “对啊,活的。本来想买挪威猫的,但毛太多了不好打理。”

   黄少天脑内的语言细胞又开始工作了!!!他们通过美剧lie to me和牛顿力学三定律以及禅和摩托车修理分析了喻队每0.002秒的表情细微变化,此时喻队声带受到的地心引力以及此句话中蕴含的哲学思想,紧接着把握住了重点!

   答:“但毛太多了”所以不喜欢,就没买。

   恭喜黄少天此题阅读题6分满分。

   “那我呢?我腿毛也很多啊。相当多的,不仅多还长呢。不信你可以来看看。”黄少天嘴里的咖喱还没咽,又急急地挖了一大勺塞进去,故意把话说得模模糊糊,像风一样滑溜溜的,喻文州差点没抓住。

   喻文州站在餐桌边,端着他的餐盘看着仓鼠一样腮帮子鼓鼓的黄少天。

   黄少天跟他对视了一秒不到,又低下头一边费劲地咽嘴里的饭一边郁闷地戳土豆了。

   “你很好啊。”喻文州不依不饶地盯着黄少天头顶上的一个旋看,“你的一切都刚刚好是我很喜欢的模样。”

   我靠。

   黄少天心里的小人中枪倒地了。

   “至于看你腿毛这件事,晚上再看也不迟。”

   黄少天大脑当机,一时间控制不了自己的肌肉群,于是他咕咚一声就把嘴里的饭全给咽下去了。

   虽然食道火辣辣的疼,但是心里却很甜呢(:3_ヽ)_

end.

*瞎写。
*为什么叶修的消息会传播的那么快呢?其实很简单的,他只需要把这件事告诉苏沐橙就OK了。
*溜了,洗澡去了。

【瑞金】六个月拯救格瑞

*私设/ooc

/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适合恋爱,而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杜拉斯《广岛之恋》

                                   
一.
   有关“世界未解之谜”的书的销量,比香飘飘奶茶的都多。虽说它们真假相掺,有时候p图也不能走心,但也足以说明人类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有多浓重。

   为了更透彻地探究自己与世界,人类设立了各种部门。

   格瑞,情感部的专家。外表上是考核进来的,其实是被内定的。当初天使长大人对这个部门的要求是没有感情,他认为不受外界影响的研究是彻底的研究。所以很讽刺,研究情感的部门需要没有感情的人。然而众所周知,没有人是完全没有情感的。

   但是话也不能说这么绝对啊。

   恰巧这时候技术部的人造了个万年老冰山出来,特殊材料制成,与人无身体差异,质量杠杠的,最重要的是,这座冰山是真的——完全没有感情。所以他们把相关知识灌输进这个“人”里,叫他格瑞,还给他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绑上粉嫩的蝴蝶结,充满美学地,寄到天使长大人家门口去了。

   丹尼尔开箱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下属对他在某些方面的爱好有些不可描述的误会,于是一失手,把人给按墙上去了 。哐啷一声,得,格瑞的小心心给砸出来了。

   啧。就这破质量也好意思写杠杠的。技术部的人颜面扫地,赶紧把格瑞抬回去进行紧急抢修,结果发现,没有备用的心脏了。眼见这花了大价钱造的试验品即将报废,生物部的人力挽狂澜送了颗心脏过来。

   但这颗心到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六个月内,倘若无人能够唤醒格瑞的“情感”,他还是会死。

   “格瑞刚出世就要去寻找他的良人了。”地理与海洋部的部长在茶水间把格瑞的事当成谈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成功地吸引了金的注意。

   说来也巧,金也在寻找一个人来使自己完整。

   他的三魂六魄,各有缺失。但他还能活着的原因,用文学部的话说,是使命支撑,“为了拯救一个人”的使命。

   冥冥之中他有预感,“那个人”就是格瑞。

二.

   格瑞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身边粘着个人,要是隔三差五断断续续的粘,也就算了,但那个人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

   当然,除了洗澡和上厕所的时候。如果这两个时候他还粘着他,格瑞觉得这就有报警的必要了。

   他和那个人素不相识,但那个人却表现出一副和他很熟的样子。

   好在他不嫌弃。准确来说,是对这种粘,没什么感觉。

   喔,忘了介绍了,他叫金,戴帽子,黄头发,是地理与海洋部的新员工,因为至今没有分配到宿舍,所以寄住在他家里。

   “格瑞,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想吃蛋包饭。”

   “都行。”他不挑食。

   “那就吃蛋包饭了。”金拉开冰箱门,拿了几个蛋出来利落地在碗沿敲开,明丽的蛋黄滑进奶白的碗里。

   这个画面配上金自带的花花绿绿小围裙,像对过了很多年的老夫老妻。要是格瑞别傻乎乎地站那就好了。

   格瑞这个房子,他曾经一个人在里面住过挺久。大概有一两个月吧。他每天晚上回来,这偌大的房子黑黝黝的,他从玄关走过时,像是要走进什么怪物的嘴里。

   后来金跟着他跑回家以后事情就不一样了。地理与海洋部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干,自然用不着加班,每天都是金先到家,开灯,准备做饭。第一次同居的时候,格瑞差点没找到自己家在哪。毕竟以前找家很容易,灯光和欢声笑语之中,最冷清寂寞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甚至不用记门牌号。

   现在?现在家里除了安静点,和外面那些也没什么区别了。

   等等,也不安静,金咋咋呼呼的,话挺多的。想着想着,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骚动。很陌生的感觉。

   明天中午吃完饭去生物部找艾比看一下,可能是种心脏病。

   格瑞想着,按照金制定的时间表乖乖地叠被子去了。指尖触及冰凉的被子,心里的躁动平息下来。他往被子的深处摸了摸,还是暖和的,是清晨时分的回忆,让格瑞有些眷恋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不会有感情,所以这份“眷恋”,是他查了字典,在万千词汇中,找到的最合适的词语。

   他很喜欢,喜欢到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眷恋。

   他有时候对金,也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的头发,也是金色的,朝阳的颜色,被窝深处里那点温暖的颜色。更关键的是,他想,眷恋一定也是金色的。

   温暖美好的东西,一定都是金色的。

   “饭做好了,来吃。想吃番茄酱吗?我可以帮你挤一点。我可厉害啦能用番茄酱画画呢。”

   格瑞还是舍不得把被子叠起来,但他不想让金不高兴。为了拖延时间,他回答,“好。”

   门外,金哼着M∅的New Year's Eve,在格瑞的饭上挤了颗心,在自己的饭上挤了轮太阳。

   ……幼儿园的小孩子可能画得都比他画得要好。格瑞出门看到这颗歪瓜裂枣的心,情不自禁地做出了点评。但金歪着头一副快表扬我的样子使他非常不好做出公平公正的评价。

   “非常好看,色香味俱全。”后面那句是真话。

   天啊。这说瞎话能力,韩国裁判看了估计也得甘拜下风。

   “谢谢~那快吃吧,马上凉了就不好吃了。有件事我得跟你说啊,明天我可能会回来得晚些。”

   “喔。”格瑞的回答十分平淡,连一点点停顿都没有的。

   “哎呀,你都不问问我要去干嘛的吗?”这太不按常理出牌了,金觉得这天快要被格瑞聊死了。

   “好,那你明天晚上去干嘛?”格瑞把筷子放下来,手指交叉搁在桌子上,眼睛里别说好奇和关心了,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仿佛他是面试金的面试官。

   “……”金忽然就不想说了。他有些难过,并且从内心深处认可了技术部的技术和格瑞的质量。

   说没有感情就真的没有感情,一丢丢的水都没有掺的。他要是安全部的,得发十二万张合格证给格瑞,不发那么多他良心都不安。虽说他原本接近格瑞是带有目的的,他俩的灵魂各有缺失,互帮互助,没人动感情,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卑鄙不卑鄙。但金的心毕竟是肉长的。如此长久的相处,说不喜欢也不可能,要是不喜欢他才不管什么格瑞不格瑞什么三魂七魄呢,反正找不到那个人他就死不掉,部门宿舍多的是,哪间容不下他这么个残缺的灵魂?

   之所以一直待着,按时给生物部和技术部发报告,描述格瑞现状,不也就是因为一个喜欢。但很明显,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成果。

   可怕的是,白驹过隙,距离格瑞的六个月期限还剩下一个月不到了。偏偏这个月还是过年的准备期,空气里都是热闹而又急迫的气息。

   金都快要哭了,而那个让他想哭的人,眼睛里还是一潭死水。他在里面看不到自己,唯有天花板上那盏花里胡哨一看就知道不是格瑞自己选的灯,在亮。

   也对,格瑞哪能自己选东西呢?他又没有“喜欢”的感觉。金砸吧砸吧嘴,觉得自己还不如一盏灯。那盏灯辣了他那么久的眼睛,可算是做了件好事,没让格瑞眼里的世界完全是灰色的。

   而他没有,他做了很多无用功,绕了很多弯路,还没有走到头,所以格瑞的眼里从来没有他。

   格瑞见他久久不说话,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他觉得没有,谈话在按照金的要求进行,饭他也吃完了,如果一定要找个错的话,应该是他被子叠的太慢了。

   “金,我……”

   “你洗碗,我回房间了。”

   我不是有意把被子叠很慢的,是因为我那个时候在想你所以没有专心叠。

   格瑞一边起身收拾餐具,一边在心里把话默默地补完。

   他来不及把这句话说出来,金已经离开了,还用很大很大的力把门关起来了。

   不对,应该是“用力把门抡起来,关上了”。格瑞还在想。他看着冰箱上的镜子,发现镜子里的他也依然在想金。

   他心里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了。

三.

   艾比在七楼透过窗户向下看,看到格瑞进了生物部大门的时候有些震惊。她以为是格瑞的心脏出了问题,吓得把电话的话筒都拿起来,等着格瑞一来,一问清楚就打电话给急救。

   结果什么事都没有。起码不是那么严重的事情。

   “你觉得你有心脏病?”艾比的无话可说已经表现在脸上了,“你心脏不一样,百分百不会得心脏病,哪怕有天全体生物都得心脏病了,连艾滋病病毒这个没心的都没幸免,你都不会。”

   “你再质疑我我就要找人围殴你啦!你这是质疑我们生物部全体员工啊你知道不知道!”

   “……算了。服。你描述一下症状,完整一点,别直接告诉我你觉得你有心脏病。”

   于是格瑞把事情完整地告诉了艾比,连金画的那颗心有多丑都给描述了一遍。

   艾比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作为一只可爱且充满粉色幻想的少女,她对“喜欢”这种感情的敏感度非常人能比。

   “我说,你该不会喜欢金吧?”

   “喜欢?那是个什么东西?”

   “……”

   “你拿本字典给我,我查查。”

   艾比没办法,翻了本字典给他。

   “喜欢,泛指喜爱的意思,也有愉快、高兴、开心的意思,喜欢实际上是一种感觉,包含欣赏、仰慕、钦佩、倾心爱慕、爱。”字典上是这么说的。

   格瑞陷入沉思。

   “那我无时无刻不在喜欢。尤其是和金待在一起的时候。”

   什么鬼字典。艾比无法接受这种鬼畜的解释。

   “我给你口语化解读一下。就是你想和他待在一起,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觉得满足觉得圆满,觉得世界很热闹很多彩。而且不想让他不高兴,想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打包,双手捧着献到他眼前,即使他已经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了。”

   格瑞这次没有沉思。他觉得每一点都对的上。

   “那就是喜欢了。”艾比一锤定音,一直关注这边动向的生物部员工们欢天喜地,甚至跟有谁要结婚似的拿了几瓶香槟猛烈摇晃把它冲开,香槟的塞子都撞到格瑞身上去了。

   格瑞没管,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他去思考。

   比如,他“喜欢”金,那金呢?

   金也想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给他吗?

   可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不就是他自己吗?

三.

   没事了之后艾比帮他请了假,让他回家去。

   但他没什么心情回家,他才知道他对金的“眷恋”其实有种更加确切的说法,那个人就不理他了不管他了。

   心里胀胀的,有些东西想要宣泄出来。

   真的没有心脏病?艾比该不会因为他和金住在一起就吃他的醋,然后不告诉他真相吧?

   他一边想一边在研究院里散步。

   忽然看到了那熟悉的金色。旁边还站着一个紫头发的男孩子。

   金跟那个紫头发男孩子应该比跟他熟,因为金从来没有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过。格瑞有种想要咬指甲的冲动。

   这个感觉他了解,叫“吃醋”。艾比很久之前跟他解释过。可是他为什么会吃醋?因为金?……不对,不对,应该是因为那个男孩子接近了金,而且这个距离,比他的要近。

   金不喜欢他,肯定不喜欢,要不然他也舍不得让我难受的。格瑞也一锤定音,但是没有人在一旁欢天喜地。

   其实挺值得欢天喜地的,这是格瑞第一次自己明白什么叫做“难受”,而不是靠那些闭着眼睛编出来的解释。

   但格瑞完全没感受到啊,他只觉得有把火在他的头顶上熊熊燃烧。

   但那是金的私事,他无权打扰。于是他回家去了。

   家里又恢复成那冷冷清清的怪兽模样。

四.

   紫堂幻说他有办法帮金找回三魂六魄这事让金高兴得忘了格瑞昨天晚上的表现。

   年轻人就是比老家伙厉害。他哼着小曲,拎着新买的福和对联,扭着自己现编的舞,开门。

   然后很惊奇地发现门没锁。

   他走进玄关,开灯,发现格瑞抱膝坐在沙发上,坐在一片黑暗里。

   “为什么不开灯?”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开灯,然后绕过格瑞,走进卫生间拿了块抹布,准备把门擦干净,把福字和春联贴上去。

   再次经过格瑞的时候,被拉住了。

   坐在黑暗里的这段时间格瑞想了挺多的,这辈子的内心戏全给用上了。

   最后还是决定问一下。毕竟叽叽歪歪那么久,不问清楚都对不起观众。

   “你喜欢我吗?”

   金惊得头一缩,硬生生挤了个双下巴出来。

   格瑞有些怕金拒绝,所以趁着他还没开口,赶紧把话接上去,“我挺喜欢你的。”

   “你怎么知道你喜欢?”别是受什么智障字典的影响搞错了感情,空欢喜的感觉金非常不想体验。

   “看到你跟除我之外的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会不高兴。”嗯?不对啊,这不是吃醋的定义吗?他怎么一秃噜嘴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那可能是有点喜欢昂。”金蹲下来盯着他的眼睛看,“给我检查检查验下收,要是我没在你眼里发现你对我的喜欢,我就自行认为我被你扫地出门了。”

   格瑞发誓他以后不会把眼珠子瞪得比现在还大了。

   金看着他那副憋住了气瞪眼睛的青蛙样,笑了。

   总算是不再只有那盏丑八怪灯了。

   就说嘛,他比那破灯好看多了。

   “来帮我贴春联。”

   “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行啦,人设都崩到哪去了。快来帮我贴春联!我够不着!”

   格瑞感受到了一股带电的凉意,是颤栗。是那种浑身透明、毛孔张开——非要爱上点什么不可的感觉。

   很新奇。

   恍惚间他已不辨东西,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此身何处。只看见漫天暖色,烈日熔金。

   “拥有情感使人类有了破绽。”格瑞曾经在他的一篇研究报告里写道。

   而现在,他也有他的阿喀琉斯之踵了。

   感觉还不差。

————

小剧场:

   六个月期限已过,格瑞还是活蹦乱跳一人。但是金不放心,于是拉着格瑞去生物部检查。

   艾比在楼上看到他俩来的时候非常慌张,绞尽脑汁想着过会该怎么开场。

   “今天的阳光真不错。”好,就这样,重在毫无痕迹的搭讪,可以说是非常巧妙了。

   转眼他俩就来到了她的眼前。

   艾比觉得她快要窒息了。但是不能放弃!好不容易想到的绝妙语句!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薄唇轻启……

   “请问是带着老婆来孕检的吗?”

   格瑞和金: ……不是。

   艾比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她觉得是时候结束自己乏善可陈的生命了QAQ

————————————

*政治课上开的脑洞,没想到写得还挺顺利,可能是因为ooc太多了所以我的手指就放飞自我瞎打了。

*今天俺的亲亲念念借俺的梗写了篇文QAQ我都快要感动死了,生平第一次有人欣赏我那些莫名其妙的脑洞 @隐祭怎么可以这么帅 没错念念是他是他就是他
他超可爱的QAQ

*关于阿喀琉斯之踵:阿喀琉斯之踵(Achilles' Heel),原指阿喀琉斯的脚跟,因是其唯一一个没有浸泡到神水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弱点。后来在特洛伊战争中被人射中致命,现在一般是指致命的弱点,要害。
(摘自百度百科)

*有一句是我改的。
正文的倒数第六句。
原句出自于王开岭的《女子如雪》:感动是一股带电的凉意。是颤栗。是那种浑身透明、毛孔张开——非要爱上点什么不可的感觉。
我觉得这话用在“喜欢”这种感情上也挺适合的。对吧。

————————

3.16
看到有人私信我说格瑞会不会被解雇。
在这里说一下,格瑞那些冒着粉红色泡泡的腻腻歪歪的感情,是只属于金的。
所以!当然不会啦蛤蛤蛤!我怎么会让格瑞被金包养呢╰(˙ᗜ˙)੭毕竟现在牛奶挺贵的。
解雇啊什么的,等牛奶降价了再说吧。

我既没有愁苦到足以成为诗人,又没有冷漠到像个哲学家。但我清醒到足以成为一个废人。
——埃米尔·ç±³æ­‡å°”·é½å¥¥æœ—《眼泪与圣徒》